主页 > 宠物 > 正文

闢謠:野生動物變“寵物”,致病致命風險不比變“野味”小

宠物 2020-01-30admin
2020年的春節,注定會成為我國歷史上最為難忘,也最為慘痛的教訓之一。
 
封城,封村,封戶也阻擋不了病毒在中華大地上蔓延。每天守在家裡,看著新聞裡面不斷攀升的數字,想必很多人都在心裡默默的咒罵那些嘴饞“野味”的人。他們的一己之私,再次把全國人民的生命安全推向了死亡的邊緣。
 
知道痛了,所以都想著努力改正。各種關於嚴懲食用,屠殺,銷售等野生動物的提議不斷的在網上發酵,也有很多人建議以立法的形式遏制吃“野味”的行為。
 
只是,只是僅僅禁止吃“野味”就可以了嗎?
 
那作為寵物行業從業者的我們想要告訴大家:吃“野味”是一定要禁止的;而把野生動物當做“寵物”來養的不當之風,也需要盡快扼殺!
 
闢謠:野生動物變“寵物”,致病致命風險不比變“野味”小
很多土撥鼠現在已經被當成寵物飼養了
 
野生動物攜帶的致病/命細菌病毒,並不是必須要通過食用才可以感染!
2003年的SARS病毒是食吃“野味”果子狸之後,傳染給人類的;而今年的新型冠狀病毒引發的超級肺炎被證實病毒是來源於被食用的野蛇。
 
大家一致的咒罵這些貪吃“野味”的人,也給很多人造成了一種假象,那就是:野生動物攜帶的致病或者致病病菌,只有食用之後,才會有可能感染人體。
 
而事實上則是:野生動物攜帶的致病/命細菌,日常接觸感染的機率是要遠遠大於食用感染的機率的。
 
闢謠:野生動物變“寵物”,致病致命風險不比變“野味”小
SARS病毒的傳染源於果子狸
 
野生動物之所以是野生動物,是因為他們根本不適合人類的食用和居家生活。
人類自從誕生以來,就在不斷的馴化和飼養動物以滿足食物和居家情感所需。從最常見的六畜(豬牛羊雞鴨鵝等)到現在越來越多的伴侶性動物,如寵物貓狗,倉鼠,龍貓等,都經歷了漫長的選種,培育,甚至是雜交過程。
 
在這種過程中,我們人類不僅是選擇那些口感最好,基因最穩定,性情親人的動物,更重要的一步還是確保這些動物身上所攜帶的細菌,病毒,寄生蟲等不會對我們人類自身造成致病或者致命的危害。相對應的,我們會針對這些動物所天然攜帶的有害成分進行滅殺,預防,治療等。
 
這就是為什麼我們要對食用的動物進行檢驗檢疫,對伴侶性寵物打疫苗,打防疫針等。即便是不小心遭受到了這些動物的侵害,比如被發怒的牛攻擊,被貓狗抓傷,我們可以打破傷風,打狂犬病血清等。
 
因為我們對這些動物的危險,已經了解足夠多的,而且具備了比較成熟完善的應對措施。這就是為什麼他們成為了我們日常生活中的動物,而不是野外動物。
 
闢謠:野生動物變“寵物”,致病致命風險不比變“野味”小
貓狗已經不是單純的伴侶性動物了,還擔負很多社會職責
 
而目前的野生動物之所以不適合食用和被當做寵物飼養,很大一部分原因在於:
 
他們野性難馴,無法在不傷害人類人身和健康安全的前提下為我們所用。
首先需要明確的一點就是:之所以叫野生動物,並不是說他們生活在野外,而是因為他們的天性。
 
以狼和德國牧羊犬為例,即便是兩種生物在體態,外貌特徵,DNA等方面有著高度的相似性,但是對於人類社會來說,兩者完全是不一樣的物種了。
 
狼還保留著自己的原始獸性,對同樣已經被馴化的對人類社會非常重要的豬牛羊家禽等都是很大的威脅,更不用說和人類社會和諧共處了。
 
而經過千百年來馴化和選種的德國牧羊犬,我們不僅了解他們的習性,而且也明白他們潛在的危險性,並且有比較成熟的應對方案。
 
闢謠:野生動物變“寵物”,致病致命風險不比變“野味”小
2.他們身上所攜帶的各種病菌病毒寄生蟲等,我們人類目前的認知有限,更不用說相對應的預防和治療措施了。
 
2003年SARS席捲全國,遍布全球27個國家,奪去了800多人的性命;
 
2013年,埃博拉病毒在整個非洲大地肆虐,超過1.1萬人死在了其魔掌中;
 
2020年,新冠狀病毒再次在中華大地爆發,威脅全球,最終造成的後果我們每一個人都在親身經歷和見證。。。
 
而如果我們仔細回想這些超級傳染病產生的原因,無一不和野生動物有關。但是更多地時候是一些野生動物成為了我們人類的的替罪羔羊。
 
SARS非典被查出病毒來源於果子狸,隨後大量的果子狸被捕殺,被處理,背負萬千人的唾罵。可是實際上他們也不過是“被感染者”,真正的背後病毒大BOSS是中華菊頭蝠。而中華菊頭蝠身上所攜帶的病菌超過100多種,其中的大多數並不為我們人類所知。
 
闢謠:野生動物變“寵物”,致病致命風險不比變“野味”小
如果不是SARS的突然爆發,或許我們人類永遠不會知道原來世界上還有一種叫SARS的病毒,而這種病毒竟然可以傳染給我們人類,而我們人類現有的醫學知識和醫療手段竟然第一時間無法對其進行有效的治療和滅殺。
 
這也就是野生動物的高明之處。不管是最終宿主中華菊頭蝠,還是中間載體果子狸,他們之所以在攜帶有SARS病毒的情況下還可以健康的生活不發病,是因為他們體內已經自我形成了抗體。而這種抗體,是我們人類所不具備的。
 
 
 
闢謠:野生動物變“寵物”,致病致命風險不比變“野味”小
所以在病毒的宿主或者病毒中間載體和人類親密接觸的情況下,比如宰殺野味的市場裡面或者操作人,又或者將野生動物當做寵物飼養在家裡,無異於把自己暴露在一堆完全陌生的致病或者致病的病毒當中。
 
而這些病毒有可能在機緣巧合的情況下,通過空氣傳播,水源唾液,甚至傷口血液傳播而進入人類的體內,從而完成新一輪的載體互換。
 
如果這種病毒恰好是人類本身所不具有抗體的情況下,進入到體內之後,就意味著人類體內本身的防疫體係對其完全無效或者防禦能力有限,從而導致疾病的產生,甚至死亡。
 
所以這也就是為什麼並不是只有食用了一些野生動物才會受感染,日常親密接觸受感染的機率同樣不可忽視。
 
闢謠:野生動物變“寵物”,致病致命風險不比變“野味”小
3.源於野生動物的病毒,進入人體後,還可能產生自我變異,成為一種新的病毒。
 
不管是埃博拉病毒還是非典病毒,這些病毒進入人體之後都會有一定的潛伏期。而潛伏期為什麼不是固定的一個數值,那是因為每個人的身體素質是不一樣的。在潛伏期裡面,就是病毒和人身體的防禦系統進行博弈的一個過程。
 
但是有些病毒的結構並不是一成不變的,他們的核心組成部分-核酸,還會根據載體即人類DNA的情況,和其結合,進化或者轉性成為一個全新的病毒。
 
2004年解放軍302醫院傳染病研究所副所長、傳染病首席專家王福生教授及其研究小組發表在《新英格蘭醫學雜誌》和美國疾病控制中心主辦的網站《新發傳染病雜誌》的研究報告第一次向世界揭示了關於SRAS病毒兩個最重要的信息:
 
SARS病毒基因中超過110多個的變異點,其中有9個是被人類世界首次發現。
在同一病人體內,首次發現了不同的SARS病毒變異株的存在。
這意味著什麼?這就意味著即便是我們知道病毒的最終來源是哪裡,是哪種動物,它們害怕哪種抗體,但是我們也不能簡單的“拿來主義”想著直接使用野生動物體內的抗體。因為這些病毒到達了我們的體內之後,很可能已經在一種全新的環境下開始自我進化,自我變異,成為了一個新的病毒。
 
闢謠:野生動物變“寵物”,致病致命風險不比變“野味”小
貓狗等伴侶性寵物為什麼不會傳染這些致命病毒給人類呢?
說道野生動物傳染病毒,很多人就會無腦跟風的把問題拋給伴侶性動物或者寵物,如貓狗。
 
誠然貓狗,甚至有很多水族寵物他們本身會攜帶一些病毒細菌寄生蟲,如狂犬病菌,弓形蟲等,但是為什麼他們不會像果子狸或者蝙蝠,駱駝等成​​為傳染源呢?
 
原因很簡單:因為我們懂他們!
 
我們不僅懂得如何訓練,餵食他們,更重要的是我們目前的醫療知識和研究水平已經熟知了他們身上所攜帶的所有的對人類造成危害的東西,並且有著成熟專業的應對措施。
 
就連大家聞之色變的“狂犬病”,其實不過是寵物狗狗替蝙蝠背了黑鍋而已。“狂犬病”也是由病毒引起的,而“狂犬病毒”最終的宿主並不是狗狗,而是蝙蝠。狗狗並不是唯一的中間載體,幾乎所有的溫血動物如鳥類,狐狸,貓,浣熊,豬,牛,羊等都有攜帶狂犬病毒的可能性,並且都可能會傳染給人類。
 
闢謠:野生動物變“寵物”,致病致命風險不比變“野味”小
想不到豬也會攜帶狂犬病毒吧
 
但是我們不僅了解狂犬病的發病的病因,特徵等,還研發了針對寵物的狂犬病的疫苗,我們還有針對人類的狂犬病血清,血蛋白等治療手段。
 
除此之外,我們還有科學完善的養寵指南以及專業的獸醫團隊保駕護航。
 
但是這些對於很多野生動物來說,我們目前無法做到。
 
野生動物有自己的生活,他們不是你的寵物,更不是你的盤中餐。
我們今年8月份的時候曾經發表了一篇名為亞寵展爆紅的寵物土撥鼠,背後隱藏的危險可不止一點點文章,講述了對於飼養這些“非常規寵物”的隱憂。
 
結果下面有很多人留言說,為什麼看著別人養得挺好的,挺好玩的,也沒有什麼危險。
 
我們相信無論是土撥鼠也好,松鼠也罷,甚至有很多人養浣熊,養狐狸,養水貂等,這些都是你的權利。但是問題是你在享受自己權利的時候,卻把風險帶給了整個國家,甚至整個世界。
 
很多平台上銷售的土撥鼠即便是人工繁育的,也無法確保他們的安全性,因為我國並沒有針對這種動物製定專門的飼養和防疫標準。對這種動物身上所攜帶的病菌,寄生蟲,以及生病死亡該如何處理等都沒有相關的指導意見。
 
前段時間北京收治的兩例“鼠疫”患者,就是跟土撥鼠攜帶的病菌有著直接的關係。而在危險沒有降臨到自己身邊,我們看到的永遠是他們賣萌可愛的一面。
 
闢謠:野生動物變“寵物”,致病致命風險不比變“野味”小
即便是在這樣的非常時刻,我們在網絡上搜索,還是會發現很多平台在銷售著各種稀奇古怪的野生動物:日本石猴,美國土撥鼠,小飛鼠,小松鼠,狐狸等。
 
人的慾望是無窮的,但是比人類慾望更強大的永遠是自然規律。野生動物和其它非寵物性質的動物,有著他們自己的生存法則,人類是永遠無法強制改變的。
 
如果誰SARS沒有讓我們徹底清醒,那麼此次肺炎算是另一場警鐘吧!
 
希望這次警鐘敲醒的不僅僅是一張張貪吃“野味”的嘴,也敲醒一顆顆盲目追求不安全快樂的“養寵”之心!

Powered By 开森小宠